登入

警醒守望

2017年一至二月/猶太曆5777年

 

平安的標誌


到了晚上, 鴿子回到他那裡, 裡叼著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 挪亞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創世記八:11)

 

洪水退去, 挪亞所放出的勇敢小鴿子飛回來, 嘴裡叼著橄欖葉子, 挪亞因此知道不單是水退去, 而是地上被洪水淹沒了40晝夜之後, 一切都歸回平安了從此, 橄欖葉子便成為平安的象徵Yvette Alt Miller博士給我們一些有關橄欖有趣的事實她說:(1) 橄欖是在以色列地七種物種之一; (2) 橄欖象徵平安; (3) 以色列國的圖章是橄欖葉和金燈檯; (4) 橄欖樹能活上數千年; (5) 猶太人被比喻為橄欖樹和橄欖油; (6) 橄欖樹木能忍耐貧脊地土和旱情; (7) 一棵樹能每年出產20加侖油; (8) 製作油是個艱苦的過程; (9) 橄欖代表智慧; (10) 古時教堂的門是用橄欖木製作的; (11) 許多出土文物都有橄欖油的追溯; (12) 在古時, 橄欖油有多種用途; (13) 甚至今天, “k’zahit”是用來計算猶太節期的食物之單位, challah麵包卷、無酵餅和酒; (14) 西班牙宗教法庭時期, 任何人被發現使用橄欖油會被視為地下猶太人; (15) 以色列的橄欖油是世界首屈一指; (16) 以色列的種植者已大量地在以色列栽種橄欖樹; (17) 以色列積極配接不同品種的橄欖慕求能出產優越味道的產物。」有關橄欖的事, 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下次, 當你見到橄欖, 請思想一下橄欖樹的獨特性以色列從1948514日立國開始, 便向阿拉伯鄰居伸出橄欖葉問題是阿拉伯國家並不欣賞以色列的舉動今年是橄欖葉年, 讓我們祈禱讓和平的鴿子降落在所有以色列鄰居的心祈禱這是彌賽亞再來耶路撒冷的象徵, 也是千禧年來臨之平安的象徵每次手上有橄欖的時侯, 想想橄欖的意義罷


 

 


 

讓我們預備自己去祈禱:
 
許多時候, 我們掛念要祈求的事, 但是, 為著每天領受的恩典和神作的奇妙事卻感恩不足。我為大家選了一些能獻上讚美的事項,所以你們真的能看見以馬內利的神今天在以色列的以色列人和基督徒以及其他開始看見以色列國的價值的人身上動工。在神的話語的平安中喜樂,並對以下最近受到以色列媒體報導的事蹟為樂

 
這事向主歡呼以色列的司法部長「夏克得」(Ayelet Shaked)最近出席拿撒勒伊利特(Nazareth Ilit)基督徒授能政務會(Christian Empowerment Council) 時為「納達夫(GabrielNaddaf)神父(那機構的主席)的行動感謝神,她說:許多來自城市和鄉村的基督徒士兵與猶太士兵及其他族群士兵並肩作戰, 為要保護以色列。他們安全和保障, 並且他們的心倚靠主並且支持以色列禱告。」「投靠耶和華, 強似倚賴人。」(118:8) 

 
讚美主, 為以色列人的善良讚美主。以色列不會坐視不理敵人的痛苦。以色列沒有停止幫助那些被內戰蹂躪的敘利亞人。首席拉比「約瑟」(Yitzhak Yosef) 寫了一封強而有力的信給紅十字會宣告以色列是堅守耶穌的教導「要愛你們的仇敵」(5:44)。以色列的確是唯一的國家能夠看待所有人都是按神形象所創造的, 這些人也包括敵人。

 
向神祈求- 加利利海的水位已上升, 但上升的速度非常緩慢, 求神賜下更多的雨水和雪給以色列。在筆者寫此書信時有報導說戈蘭高地已下雪。請祈求神在今年降下更多雨。以色列逼切需要雨水。雖然戈蘭高地有人稱之為「冬季仙境」, 但是別處仍然需要許多的雨水。祈禱以色列能夠尊主為大, 遵守祂的誡命; 應許隨著服從而來。「他必按時降秋雨春雨在你們的地上, 使你們可以收藏五穀、新酒和油」(11:14)

 
在主裡有歡樂! 以色列的首席拉比「約瑟」在西牆的聚會中給「奧巴馬的背叛猶太國政策」一個神聖的回應。他說:「有時, 我們需要從天上來的提醒。我們不要倚靠別人, 單要依靠天上的父。甚至美國, 上星期在聯合國離棄了我們, 我們且不要忘記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 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21:1) (《今日以色列(Israel today)

 
總理禱告。他所參與多項的嘗試和方案會危害他的領導地位並顛覆他的政府。願真理和誠實戰勝一切。許多人愛我們的總理和為他並他的家人禱告。「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 也該如此, 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提前2:2) 

 
以色列的屬靈氣氛更多改變禱告費格(Moshe Feiglin)寫道:「多數的國家領袖並不敬畏神, 但仍然能夠有悠久的歷史。然而, 以色列國就是不同。她若沒有敬畏神的心, 便會短時間內失去合法存在。國家明白這點, 因此尋求神。因著神的幫助, 我們很快便有領袖們去表達國家的願望。」在過去數年, 有許多政府領袖被控告貪污。願以色列的領袖們成為世界的亮光, 以色列是敬畏神並願意遵守神的誡命之國家。願以色列的救贖在不遠的將來臨到。願我們敬畏神的基督徒也成為世界的榜樣, 因為神向我們微笑和祝福。「遇見這光景的百姓便為有福。有耶和華為他們的神, 這百姓便為有福!(144:15) 

 
極力為以色列能在短時間內擊敗真主黨禱告。沒有神的幫助是不能成事的。祈禱整個國家的屬靈氣氛會有戲劇性地轉變, 會使以色列成為中東地區之超級強國, 使列國都知道有一位真神與她同在。我們成為基督徒, 除了要為主再來祈禱, 也要為以色列祈禱。「公義使邦國高舉, 罪惡是人民的羞辱。」(14:34)   


 

歡喜為祂服事,

 

 

本文作者莎倫桑德斯(Sharon Sanders)CFI 的共同創辦人並負責教導。本文由Julianna Chiu 姊妹翻譯、CFI 香港分部潤稿,特此致謝! 

 

 

 

 

網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17年八月/ 猶太曆5777年

聖殿山的浩劫被避開了――目前

在《以色列脈動》(Israel Pulse)七月17日的一篇文章說:「對於以色列甚至整個中東,沒有比在聖殿山(Temple Mount,第一及第二聖殿的所在地,而穆斯林稱之為Haram al-Sharif (金頂寺及阿薩克清真寺的現址)進行一個嚴重的攻擊更嚇人的情節。這樣的情節使以色列國防軍從1967年六日戰爭得回東耶路撒冷的控制權後,即使在夜間也警醒。在七月14日早晨7點,看起來好像那樣的情節也許會展開。」

回顧先前這個事件,在七月14日,三名配備了機關槍、手槍與刀、來自Umm al-Fahm的以色列阿拉伯青年突然衝進聖殿山廣場。前進時射殺了駐紮在其中一個入口的兩名邊界巡邏警官。他們的計劃是奪取對阿薩克清真寺(Al-Aqsa)的控制,從而在耶路撒冷,甚至以色列、西岸及全中東點燃一場大火焰。所幸,邊界巡邏警官反應迅速,在整個清真寺外的廣場短暫追逐後將三名攻擊者射殺了。

《以色列脈動》這篇文章的作者「卡斯皮特」(Ben Caspit)說:「這是個簡短的事件,幾分鐘內就平息了,卻足以震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整個領域。它迫使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聯手合作,即使目前為了爭取美國總統的支持他們彼此厭惡。他們倆人都致力防止情況惡化或升級,否則雙方可能會被火焰困住。納坦雅胡幾乎立刻打電話給阿巴斯,向他報告發生的情況,並嘗試杜絕在像這樣的事件發生後通常會淹沒社群網絡的謠言與假消息。阿巴斯的回應正如納坦雅胡希望的,以異乎尋常的尖銳用詞譴責這個攻擊。」

「這個攻擊並不是真正使以色列驚恐的惡夢場景,事實上,在聖殿山的防禦建置一向不太在意穆斯林在聖殿山發動攻擊,因為Haram al-Shari對他們而言是非常神聖的。他們真正害怕的是以色列的極端份子企圖對中東及整個穆斯林世界縱火,為伊斯蘭和猶太教之間的阿米吉多頓戰爭鋪路最後彌賽亞到來而結束。在這個劇本下,阿薩克清真寺會被毀,而第三聖殿會在原來聖殿的所在地被重建。

「過去幾年,以色列的安全部隊多次阻止了像這樣的攻擊。如今只有人數有限的猶太人獲准到聖殿山。他們受限只能以小群體、在特定時間,並經過徹底的安全檢查後才能到訪聖殿山。雖然曾考慮穆斯林的武裝份子也許會猛攻聖殿山廣場的可能性,卻從來不是高度優先的防範。然而,那情況真得發生了,由於這個攻擊,以色列採取了罕見的行動,在隔天不開放讓穆斯林人進入該區域禱告。

「聖殿山到七月16日才重新開放並裝設了新的安檢措施。在穆斯林進入聖殿山禱告的入口設置了金屬偵測器及X光掃描機。耶路撒冷的伊斯蘭法典說明官(Mufti) 哈珊及「穆斯林聖地的監護者」(Waqf)的官員們當天早晨抵達時拒絕進入聖殿山廣場,抗爭說以色列在入口處設置金屬偵測器,構成重大違反聖殿山場地的現狀(status quo)。

「根據1967年對現狀的協議,Waqf由約旦治理,負責在聖殿山廣場上清真寺祈禱的安排及管理。以色列從遠處留意他們的活動。Waqf抱怨說金屬偵測器讓進入廣場的人潮流動速度減慢,會造成祈禱被耽延。由於以色列為了防範再度發生攻擊,金屬偵測器仍在哪裡,進入聖殿山的人潮只能緩緩移動。當以色列、約旦及Waqf 之間滲出危機,穆斯林以行動來表示他們的意見(進入或避開聖殿山)。

 

穆斯林回到聖殿山

七月27日(星期四),兩個星期以來第一次,數千名穆斯林敬拜者進入聖殿山(當然他們不是稱它為聖殿山),許多人邊進入邊大聲歡呼,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的安全警衛在廣場上爆發暴力衝突。有10名警官在衝突中受傷。

根據巴勒斯坦新紅月救護協會,大約115名巴勒斯坦人在廣場及周圍地區受傷而接受治療。發言人說,傷勢主要是橡皮子彈、灼傷及瘀血引起的。15個人住院。

警方表示,敬拜者在再次進入廣場時開始向安全警衛丟石頭。警方的一名發言人說,有些石頭掉到下面的西牆廣場,沒造成傷害。警方以驅散暴亂的方式來回應,並發誓會以武力對抗任何的暴力。當以色列撤除在七月14日的恐怖攻擊後警方在廣場的周遭設置的金屬偵測器及其他安檢措施後,巴勒斯坦人的總統阿巴斯及耶路撒冷的回教當局叫巴勒斯坦人解除警報,結束12天他們對聖地的抵制。

然而在「胡塔門」(Huta Gate),即七月14日以色列警察被殺的地點,衝突在最後一刻爆發。「胡塔(諷刺地,阿拉伯文的意思是「饒恕」)門」是這一週警察撤除安檢的措施最後一個仍保持關閉的門。目擊者告訴《以色列時報》說警察以眩暈手榴彈驅散人群以前,幾次開啟及關閉這城門,然後警察關閉了它並設路障擋住該地區。

 

 

數千名敬拜者開始蜂擁到聖殿山,大多數都以為胡塔門永久被關閉,而從靠近獅子門入口的「支派門」(the Gate of the Tribes)進入舊城。數百名仍拒絕上聖殿山,除非胡塔門重新永久開放。敬拜的群眾前往阿薩克清真寺做下午的祈禱時,在胡塔門他們將耶路撒冷宗教領袖哈珊高抬在其肩膀上。

一位抗議者告訴現場的警官:「故事結束了,現在你們可以回家了。」敬拜者在進入廣場時呼喊及呼叫說「阿拉是最偉大的」。自從恐怖攻擊之後,巴勒斯坦人要求以色列移除所有的安檢措施,包括架設在現場的柵欄與相機。

除了在舊城外面每天的抗議外,要求移除安檢措施的騷動也促使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發生暴力衝突,上週末就有五名巴勒斯坦人在衝突中喪生。上週刺殺在撒馬利亞地區「哈拉密許」(Halamish)屯墾區的家中享用安息日晚餐的「所羅門」(Salomon)家庭的三個成員時,那名巴勒斯坦恐怖份子也提到聖殿山的這些張力。

雖然以色列堅稱在槍擊後這些新的安全偵測措施,包括金屬偵測器、安全相機和金屬柵欄,對於確保現場的安全是需要的,示威者控訴說那行動違反自1967年以色列佔領該區域後的現狀協議。以色列負責聖殿山入口處的安全,而約旦治理的Waqf則管理該地點,包括阿薩克清真寺及金頂寺,猶太人獲准到訪聖殿山但不能在那裡禱告。

 

阿拉伯人警告宗教戰爭

阿拉伯聯盟的首長在週四警告說,以色列在聖殿山已經撤除的安全設置有點燃「宗教戰爭」的風險。阿拉伯聯盟的主席「葛黑特」(Ahmed Abul Gheit)說:「以色列的行為是在『玩火』,將只會點燃宗教戰爭,使衝突的核心從政治轉移到宗教。」

在開羅舉行的阿拉伯外交部長會議(並以電視轉播其演講)中,「葛黑特」對於最近在耶路撒冷的暴力事件,說:「我邀請佔領國(以色列)從這次的危機及其蘊含的訊息小心學習教訓」。(註記:你不能「佔領」自己的土地,所以以色列不是佔領者。在伊斯蘭來到這現場以前,以色列早就在這裡很久了)

撰寫本文時,在耶路撒冷的衝突與抗爭持續。好像巴勒斯坦人一旦感覺其所愛的聖地受威脅而被煽動,幾乎他們就不能對「也許會發生的情況」輟止暴亂。

還有一件小事,也許不算小,就是約旦和以色列之間也因一個事件起了摩擦,是牽涉以色列在安曼的使館的一名以色列的安全警衛。七月23日一個約旦人用螺絲起子攻擊這名安全警衛,結果明顯的為了自保,警衛把他殺死。第二個約旦人也在這個事件中死亡。約旦人認為這是謀殺,就要抓這名警衛審訊。幸好在以色列和約旦間的外交努力後,這名警衛獲釋而回到以色列的家。

截至現在,中東可能正在醞釀一個大爆發。我們需要比前所未有的為以色列禱告。

 

「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在我聖山吹出大聲。國中的居民都要發顫;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將到,已經臨近。」(約珥書二章1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潤稿,特此致謝!

 

 

 

2017年七月/ 猶太曆5777年

西牆「合約」引起問題

這個所謂的「西牆合約」是在2016年制定的,要求在耶路撒冷的西牆應當宗教多元化。除了正統派猶太教之外,這合約認可改革派及保守派,同時間還允許男女一同在西牆禱告。

在《耶路撒冷郵報》的一篇文章,「雅各‧卡茲」(Katz)寫道:「散居的猶太人在六月25日星期一有理的抨擊政府「納坦雅胡」總理的內閣決定凍結本來應該能導致在聖地現場建立平等的禱告廣場的2016年制定的西牆合同。

卡茲在文章中寫說:「星期天是猶太人國家歷史上可恥的一天,將會可悲地造成以色列與散居的猶太人之間更大的鴻溝。然而,現在是思考該如何往前的時刻。

「極端敬虔派猶太教人士 (haredim) 對2016年原始的西牆合約主要的問題,在於它囊括了一個由總理辦公室的官員們及不同的運動(主要是改革派與保守派)的代表們共同主持的委員會之設立。Haredim無法與這個委員會的設立共存,因為這委員會事實上(de facto) 會在法律上承認這些運動 (the movements)。(在本文後續的內容,「運動」指的是非正統派猶太教團體)

「如今,西牆合約既然取消─―或如總理辦公室喜歡使用的字眼「凍結」─―這個委員會就不會設立。雖然那對這些運動來說是個極大的打擊,卻開啟了一扇門,允許建造一個比目前在西牆南區更大及更可敬的廣場供多元化的祈禱。

「六月25日,納坦雅胡與haredi政黨的領袖群會面並告知他們,整修將繼續進行,而根據一位高層官員,施工很快會開始。雖然這不是這些「運動」最後預想的,卻是往正確方向的一步。

「改革派猶太教聯會的總裁『理克‧約伯」(Jacobs)拉比在周日暗示說,他的運動會把西牆議題呈到高等法院。在法院的抗爭比較不是關於設立第三個禱告廣場,而是比較是關於西牆婦女(Women of the Wall)能否在西牆現有的婦女區進行儀式。

「根據先前的裁決,看來極有可能法院會支持這個運動,而有兩種可能的結果。在一方面,西牆婦女及這些運動可能贏得在主要區域有一個第三禱告廣場的權利。在另一方面,若是總理辦公室正在計畫的多元化廣場的整修有戲劇性的改善,反之法庭可能裁定他們應該在那裡禱告。

簡短而言,這是個賭注,卻是這些運動唯一剩下的一步。

自從總理要求猶太事務局(Jewish Agency)的主席「夏蘭斯基」(Sharansky)帶頭努力對於在西牆之事尋得一個妥協之計,這些運動在過去五年來嘗試與「納坦雅胡」達成協議。現在這些運動決定單單等有一天以色列政府有了變化,並希望haredi 對新的聯合政府的影響會比現今小。

「猶太事務局及這些運動的訴求很少獲得當中的以色列人的支持。民調顯示大多數以色列人確實支持在西牆設立第三個禱告廣場,但是他們並沒有關心到會為這爭取,並讓它成為在下次選舉他們會考量的一件事。

「以色列人還不了解政府決定所帶出來的實際涵義。他們必須明白,散居的猶太人實際上有可能取消到訪以色列的行程、撤回對以色列的捐款,並撤回在一些機構如AIPAC的會員資格。《耶路撒冷郵報》早已警告說,haredi持續在宗教及國家方面壟斷,並抑制進步的猶太教,將造成與散居的猶太人更大的鴻溝。

「現在是猶太事務局向以色列人民解釋,為什麼他們應該多關心這件事,以及若是美國猶太人離開越來越遠,對以色列會有什麼影響。」

 

敘利亞的衝突離以色列近在咫尺

六月21日星期三當叛軍與效忠敘利亞政權的部隊爆發新的衝突時,敘利亞與以色列邊境的緊張情勢升高。以色列現在有被捲入隔壁衝突的危險,因為戰鬥臨近其邊境,也威脅到位於以色列境內的德魯茲(Druze)社區,而且打仗的雙方成員也有試圖越過邊界逃走的。 (德魯茲確切是以色列的一部分,其年輕人經常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

星期三戰鬥離以色列夠近,導致以色列北部的城鎮甚發出了飛彈來襲的警報聲。周三下午在「庫奈特拉」(Quneitra)省,叛軍和來自「努斯拉陣線」(Jabhat al-Nusra)的一些戰士開打,至少33人死亡。Jabhat al-Nusra是蓋達組織在敘利亞的分支。叛軍包圍在敘利亞這方的戈蘭高地以德魯茲人為主及親阿薩德政權的城鎮。

「哈德」(Hader)這座德魯茲的城鎮現在完全被叛軍包圍,叛軍剛佔領村莊北部一個具戰略性的山坡:「拉漢蒙」(Rahman),敘利亞人權守望台主任告訴法國媒體(Agence France-Presse)。「阿薩德政權還沒派遣救兵,但德魯茲村民與政府同站立。」

自從2011年戰爭爆發後,敘利亞的德魯茲少數族群大都儘量不跟叛軍或阿薩德政權靠攏。然而在「伊德利比」(Idllib)省以及在南部的一些靠近杜魯茲的心臟地帶「史威達」(Sweida)城的省份在過去兩週的戰鬥不斷加重,迫使他們有些人拿起武器來保衛他們的土地。上周,Jabhat al-Nusra武裝戰士在「伊德利比」省將德魯茲的平民作為攻擊對象,至少殺死了20個人,觸怒了在敘利亞、黎巴嫩及以色列的德魯茲社群。

德魯茲人在宗教及種族上是個少數族群,有因信仰遭迫害的歷史。今天,一百五十萬德魯茲人大多住在黎巴嫩、以色列、敘利亞及約旦,他們傾向於住在以這族群為主的地區。德魯茲信仰是一神信仰,源自什葉派伊斯蘭的「伊斯瑪利」(Ismaili) 分支,但今天許多德魯茲人都不認為自己是穆斯林。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周三在國會一個特別的會議中說「我們正密切在觀察邊界的情況,而且我已下令軍方做任何必要的行動。」

「納坦雅胡」沒有更多說明以色列是否為了保護敘利亞的德魯茲人,而捲入敘利亞的衝突,也沒有討論也許逃到了以色列的德魯茲難民的事。

 

最近一些流傳但未經確認的照片報導,顯示敘利亞的德魯茲人試圖越過邊界進入以色列,而逃離來到家門口的暴力。根據一個社群媒體刊登的影片,星期一,一些揮著德魯茲旗幟的人視察跨越邊界而要到在以色列這方的野地醫院的車輛,以確定沒有Jabhat al-Nusra或IS的武裝份子通過。

「敘利亞人該留在敘利亞,若是他們來到邊界的圍欄,我們會盤問他們。」以色列國防軍一位資深的官員在周三告訴以色列的媒體說「我們不會讓人就這樣輕易地進入以色列。」

然而在以色列,大約12萬的德魯茲人當中,許多人自己起來支持他們在邊界另一邊的親屬。俯視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大約有2萬名德魯茲人住在那裡,他們大多數都沒有以色列的公民身分。

星期三,位於戈蘭高地的德魯茲城鎮「馬加達爾 善姆斯」(Majdal Shams)的居民走上街頭示威支持敘利亞的德魯茲社群。根據報導,以色列的德魯茲人已經為在敘利亞的同胞募集了約260萬美元,要讓他們購買任何防衛必須品,包括武器。

「以色列不在這戰鬥中,也不願意投入,因為若是我們說要投入,那對我們在敘利亞的德魯茲人就更不好了。」以色列國會的一位德魯茲議員「卡拉」(Ayoub Kara)告訴《以色列時報》說:「但身為德魯茲人的我,會盡全力支持我的國家。我非常忠於我的國家。」

 

北方邊界的張力

根據一篇《耶路撒冷郵報》的文章,以色列北方的邊界遲早會爆發另一場戰爭。有些住在那裡的以色列人預備好撤離以免受到傷害。

文章內容提到,「以色列最北的城鎮『美土拉』(Metula) 的人口接近2千,居民位於黎巴嫩邊境,儘管與真主黨持續存在的衝突危險,這個社區持續成長。若是以色列與位於黎巴嫩的什葉派恐怖團體爆發戰爭,「美土拉」是其中一個預期會被撤離的城鎮。

「下一場戰爭對雙方來說都會非常血腥。以色列會撤離其人口,我建議黎巴嫩也如此。」阿爾瑪(Alma) 機構的首長「則哈比」(Sarit Zehavi)說道。這機構對於以色列北部邊界的安全挑戰提出簡報。「以色列從建國以來未曾執行過強制撤離社區,然而以色列國防軍現在擔心,除了真主黨擁有累積了十萬枚以上的飛彈的威脅外,這個恐怖團體極有可能真的會對以色列邊境社區的百姓發動地面攻擊。

「真主黨知道如何作戰及移動大部隊。」則哈比說,強調恐怖團體很可能不會「佔領」任何以色列的村莊,而在於透過屠殺以色列的百姓來製造恐懼。

「這會是個不同於我們在2006年所看到的全新的戰場。」她指的是第二次黎巴嫩戰爭,又解釋說該恐怖團體因為投入敘利亞的戰事,而顯著地增加了戰場的知識。

「所有他們在敘利亞學到的,包括從俄國人所學到的,都帶到這裡來了。

「以色列和真主黨在2006年打了34天的仗,然後從那時起,雙方的敵對只限於偶而越過邊界的砲火,及聲稱以色列空襲了真主黨的領袖及在敘利亞的裝設備。

「雖然以色列有還擊及嚇阻真主黨卻又不至使衝突升級的兩難,但一切都是為了嚇阻及讓他們明白衝突需付的代價極高。」則哈比說。

她又說,有兩種情節會導致黎巴嫩前線戰爭。指著真主黨在一個俯視「美土拉」新建房舍的山坡上所立的一面大型的看板,她堅定的說:「一個是伊朗決定下令攻擊以色列,另一個是任一方估算錯誤而升級成一個全面的戰爭。」則哈比說那看板是上周為紀念伊朗反以色列的紀念日(Quds Day)而樹立的,看板的旁邊,飄揚著兩面真主黨的旗幟和一個巴勒斯坦的大旗。還有一張上面有金頂清真寺和一個武裝真主黨戰士,以及伊朗的「霍梅尼」(Ayatollah Ali Khomeini) 怒目俯視清真寺和真主黨的臉的照片,旁邊用希伯來文和阿拉伯文寫說:「我們要來了。」

「受到黎巴嫩什葉派多數人口支持的真主黨,不但深入了人民的各個生活層面,據說更是使用民宅做為武器的儲存所,而且在伊朗的幫助下重建並改進了他們的軍火庫。」

「與黎巴嫩邊界的區域被以色列國防軍標示為敵人容易侵入的區域,自從2009年來已有9次的入侵。「則哈比」強調,雖然軍隊還沒在北部發現隧道,那地形讓武裝分子能在發動攻擊前躲藏,「真主黨知道如何挖!」

與黎巴嫩邊界的圍欄最初是在1980年代興建的,雖然其中有些區段多次被提高了質量,如興建工程障礙,包括建了數尺高的水泥板、水泥牆和強化了的遼望台等作了補強,但有些人認為狀況不佳。

「這促使以色列在過去幾年沿著黎巴嫩邊界投注了大量的金錢與努力增強其防衛,興建障礙物,例如人工峭壁及建高混凝土屏障以防止真主黨的任何地面攻擊。」

 

「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敵都要轉身退後。神幫助我,這是我所知道的。」(詩篇五十六篇9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breadcrumb][/vc_column_text][vc_message]以色列新聞摘要[/vc_message][vc_column_text]

 2017年六/ 猶太曆5777

 凱旋的川普:他來、他看見、他征服

愛好歷史的人會知道,上面的標題是引自凱撒大帝於西元前47年征服了「本都」(Pontus) 王國之後所說的名言。 

「納坦雅胡總理用以下這番話歡迎川普總統:總統先生,您到此來拜訪,真的是歷史性的一刻。在這之前,不曾有一位美國總統在上任後首次的外交參訪行程將以色列納入其中。感謝您,總統先生。感謝您這麼強有力地表達對以色列的友誼。」

納坦雅胡總理在最近對以色列國會的致詞中說,美國總統川普到訪西牆,證明了猶太人與這城市及聖地的關聯性。若是他在以色列人民的心中振奮了那類的信任:美國真正再次」他們同站立,以這樣的角度來說,那麼他無疑征服了他們。

納坦雅胡又說:「川普總統向以色列致詞後的隔天,我告訴他說,他造訪西牆,驅散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一切的謊言。」指的是聯合國官員企圖忽視聖殿山的猶太關連這項行動。並說「聖殿山及西牆會永遠位於以色列的管轄之下,這個歷史的成就會永遠長存。」

提到美國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的可能性,納坦雅胡說:「耶路撒冷應該是所有大使館的所在地,包括美國大使館。」 

「我們解放了耶路撒冷,將她轉化成一個雖然不完美,但是合一的城市,這城尊重不同的信仰。」
 
「把耶路撒冷從荒蕪與苦難中贖回的是我們。在其發展上將她帶到高峰的是我們。從前在耶路撒冷有什麼?幾乎甚麼都沒有。在19世紀的時候,曾有先進的王國或是活耀的巴勒斯坦人的首都嗎?必須說實話,跟整個以色列的土地一樣,當時耶路撒冷只是奧圖曼帝國的一個邊緣及荒涼的省分。
 
對於反對陣營的領袖發表的評論,納坦雅胡答覆說:「為什麼沒有和平?為什麼疑問?昨天在曼徹斯特的恐怖事件之後我說了一些話,就被批評說:「你怎麼膽敢講煽動的話?」在今天你也這樣告訴巴勒斯坦當局嗎?
 
「我要和平。我要說實話—你不能說那些話滋養曼徹斯特的恐怖攻擊,卻對正在西岸滋養恐怖分子的人甚麼都不說。」
 
納坦雅胡宣稱:在西岸,自殺炸彈客的家庭會從巴勒斯坦當局收到一筆獎金。「問題在於他們不願意接受猶太人民,也不容許他們存在於耶路撒冷。我們會繼續發展及建造耶路撒冷。」
 
反對陣營的領袖赫爾佐格(Isaac Herzog)回應說,以色列建國至今70年過去了,以色列的總理們仍無法讓外國使館遷至耶路撒冷。
 
筆者要說,這不是以色列總理們的錯,而是美國總統們的錯。當阿拉伯世界威脅說若是敢把美國使館遷至耶路撒冷,會引發世界末日性的毀滅,美國就臨陣退縮。
 
當總統及川普夫人到訪以色列博物館時,納坦雅胡總理說:「這座博物館在述說以色列的歷史。總統先生,您剛剛快節奏的參觀了我們的過去、現況,而我們一同要共創未來。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已有2000歲月的希伯來文聖經,也可以看到封印及證實4000年前我們就已存在於這地的錢幣,並看到在我們被逐的長久歲月中所點的燈台及在其中禱告的猶太會堂。
 
但以色列的故事不單單只是過去的故事;而是一個國家重生的故事――從荒廢之地重獲新生、古老的語言復甦、被放逐的民族回歸、猶太國的主權恢復。總統先生,我們有句諺語:「猶太人活著。」以色列國繼續存活,跟過去一樣的活著:有個興盛的民主政治、強大的軍隊、創新、自由的經濟及一個驕傲屹立的民族。
 
總統先生,在過去的年日,以色列曾有許多的朋友,但是以色列不曾也不會有比美國更好的朋友。那份友誼反映在大部分美國人民壓倒性的支持、美國國會兩黨堅強的支持,以及美國總統從杜魯門到川普的支持。川普總統,感謝您對猶太人及猶太國堅定的友誼。我們深深的感激。 

總統先生,我相信在美國與以色列之間的聯盟比以往都更為重要。共同一致,我們必須擊敗那些讚揚死亡之人而保護頌揚生命之人。

共同一致,我們必擊敗想消滅文明世界的伊斯蘭好戰的勢力。共同一致,我們能夠並且必須擊敗恐怖勢力。濫殺無辜之人的恐怖主義都必須等同地被譴責、等同地被奮戰,無論它們是發生在歐洲、美國、以色列,或任何地方。而且誠如總統先生您今天早上說過的,資助或獎勵恐怖主義必須結束。」

 

川普總統在耶路撒冷的發言

在以色列博物館,川普向大約200人,包括納坦雅胡、政府部長們及來自聯合政府及反對陣營的國會成員發言。川普的幾名以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為首的朋友、結交之人及贊助人也受邀請,阿德爾森」守護納坦雅胡,他是美國的商業巨頭及《今日以色列》日報(Israel Hayom daily)的業主。

川普接著說:「誠如我不斷重複的,我個人致力於幫助以色列人及巴勒斯坦人達成和平協議,今天早上我已經和阿巴斯總統會過面,我能夠告訴各位,巴勒斯坦人已經預備好達成和平。我知道你們過去也聽過這樣的話。我告訴你們,這正是我在做的事。他們已經預備好達成和平。」

他也論到猶太人與以色列之間的關連,說:「猶太人與這聖地的連結是古老也是永恆的。那能追溯到幾千年前,包括大衛王的統治。我呼籲所有的人――猶太人、基督徒、回教徒,都從這個古城吸取靈感,並給所有的孩童自由、盼望與尊嚴。

川普談到他到訪西牆、聖墓堂及大屠殺紀念館的事。「很榮幸能站在這座國家的博物館、在耶路撒冷的舊城,向以色列人及在中東所有嚮往安全、昌盛與和平之人說話。

耶路撒冷是座聖城。她的美麗、輝煌及遺產是世上其他地方無法相比的。猶太人與這聖地的連結是古老也是永恆的。那能追溯到幾千年前,包括大衛王的統治,大衛之星現在正在以色列藍白旗上驕傲地飄揚著。

昨天,我到訪西牆,對於神的同在及人的毅力的紀念碑感到讚嘆。我謙卑地把手按在西牆上,在這個神聖之地祈求從神而來的智慧。

我也到訪了聖墓堂並在裡面禱告。這是全世界基督徒所敬重的地點。我在大屠殺紀念館獻上花圈,尊榮、紀念及哀悼在大屠殺中被殺害的6百萬猶太人。我在那裡宣誓,現在也對在座的各位作同樣的宣誓:決不會再發生。

以色列是猶太人牢不可破的精神證明,從這個偉大國家的所有部位,有個訊息在回響,那就是盼望的信息。

歷世歷代以來,猶太人遭遇逼迫、壓制甚至歷經那些試圖消滅他們的人。但是,經過這一切,他們存活下來並且興盛。我在此讚嘆猶太人的成就,並向你們保證:我的政府會永遠與以色列同站立。

他說衝突不會永遠存在。「我個人致力於幫助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達成雙方承諾的全方位的和平協議。」並說巴勒斯坦人及納坦雅胡都要和平。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馬太福音五章9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